科技业过劳暗夜中的火炬—专访电资工会

作者:    2020-07-27 22:21:11   758 人阅读  288 条评论
科技业过劳暗夜中的火炬—专访电资工会

在惯老闆遍地的蛮荒鬼岛,有一群勇士守护着科技业劳工的权益,在劳工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,更在政府荒谬的政策面前奋力抵抗,他们就是台湾电子电机资讯产业工会(简称电资工会)。

与一般以公司为单位的企业工会不同,电资工会属于产业工会,也就是所有科技业的劳工都可以加入电资工会,不限定于特定公司或地区。电资工会提供科技业劳工谘询和协助,以及辅导组织企业工会。目前电资工会已经拥有将近 150 名会员,以及 12 位工会干部。工会干部们各个身怀绝技而各司其职,软体技术的强者负责网站,电话行销的高手则催缴会员费,共同支撑工会的运作。科技业过劳暗夜中的火炬—专访电资工会

电资工会的干部在工会中各展所长,图为电资工会理监事会。

劳资争议的劳方守护神

自 2011 年成立以来电资工会在业界累积了不少口碑,因此会收到不少人询问劳资相关的问题。电资工会作为科技业劳工最坚实的战友,会视需求建议申请劳资争议调解,并协助当事人调解。秘书长林名哲本身更有调解人证照,可以担任调解委员帮忙调解,或以朋友身份陪同参与。

这位笑起来相当腼腆的电资工会秘书长是站在第一线的劳工守护神,可以在各大媒体和公听会看到他奋力为劳工发声的身影。他表示除了调解之外还会帮劳工匿名检举,由工会作检举人发文给科管区检举公司的违法行为。「有案例是公司要求加班到凌晨两点,总经理还发信说公司怎幺才几个人留着。」谈起这幺夸张的案例,林名哲却已见怪不怪,虽然这个案例最后被惩处,但还有太多的违法过劳每天上演。科技业过劳暗夜中的火炬—专访电资工会

电资工会秘书长林名哲守护劳工权益不遗余力。

在劳资关係不对等的台湾,许多员工即使知道公司违法也不敢出面检举。他们不是无所谓就是忍气吞声,直到快离职才会检举或申请调解。林名哲指出现行法律只会处罚个案,无法真正吓阻企业违法。以劳保高薪低报为例,即使员工检举成功,劳保局也只会针对公司积欠个别员工的保费处罚。实际上绝对不会只有高薪低报一个员工的劳保费用,而是所有员工都会被低报,可是检举了却只会罚一个人份的罚款。有资方就坦言光劳保高薪低报一年就能帮公司省下 700 万人事成本,有员工想讨回保费再给就好,不来就可以省下开支。

惯老闆「落跑」怎幺办?团结劳工夺回权益

名哲谘询过的案例超过上百件,其中 9 成以上都是个人案件,只有少数是集体案件。集体案件几乎都是因为工厂搬迁或老闆「落跑」,一群员工只好慌慌张张地求助工会。电资工会会视情况将员工组织为企业工会或自救会,集体向资方施压。2015 年为了抗议工厂搬迁,昕琦科技工会就发起了台湾科技业有史以来第一次罢工,只用了短短半天就让公司接受诉求。但有些恶劣的公司就让员工放假两天,结果员工休完假回来发现设备早已全部搬空,这时候想罢工也没工可罢,只能成立自救会。自救会会在公司外或政府机关等地拉白布条抗议,透过媒体曝光表达诉求,争取被积欠的薪水和资遣费。「有一次公司老闆避不见面,后来找到他住的豪宅,就带大家去豪宅底下抗议,结果还被住户泼水。」林名哲笑着说道。

这些案例都是因为短时间劳动条件大幅恶化产生相对剥夺感,才会导致集体劳动意识的抬头,进而组织企业工会发动抗争。林名哲坦言这样并不健康,却是台湾劳动现场的常态。电资工会如同救火队,哪里失火了就赶去临时筹组工会,接着罢工或抗争。这样组织起来的企业工会容易产生许多后遗症,以昕琦工会为例,风光的罢工成功后仅仅过了一年,工会事务就没人想做,干部也没人想接。即使工会可以进一步争取劳动权益,许多人还是兴趣缺缺,现在几乎连凑齐开会人数都成了问题。

因为厂房搬迁而临时成立的 3 个企业工会当中,另外两个在达成诉求后就解散,剩下的昕琦工会也名存实亡。因为这些工会的成立只是为了因应危机,而非对劳动权益有充分认知与热情,一旦危机解除,工会的动力也就烟消云散。如果欠缺劳动意识和想争取劳动权益的人,工会也只是空壳,因为没人愿意运作工会。相对的,要是让劳工有动力和想法改善劳动环境,要成立工会就是水到渠成。科技业过劳暗夜中的火炬—专访电资工会

为了推广劳工议题,让更多劳工知道如何争取自身的权益,电资工会也会不定期举办讲座和活动。

工会资方大斗法

只有少数企业工会不是为了危机处理才成立的,新竹有家光电厂的企业工会是因为管理问题而成立。这个例外的工会由一位产线经理一手催生,他令人翻尽白眼的政策彻底激怒员工,其中最经典的是规定上厕所时间只有 5 分钟,如果超过时间就要拍照。拍什幺照?拍摄自己的排泄物,证明自己真的在上厕所。员工愤而组织起来成立工会,这位经理也就此成为工会之父。

工会成立之后资方都不会太开心,差别只在于想以铁腕消灭工会,还是在法律许可範围内暗中捣鬼。法律规定企业不能妨碍工会活动,也不能针对工会干部惩处或开除,实际上还是有各种干预手段。新竹这家光电厂的资方守法意愿较高,不会粗暴的开除工会干部,而是从小细节干涉工会。例如公司会延迟薪资中交给工会的会费拨款,或刻意把工会干部请假处理工会事务的流程搞得很複杂。

为了保障员工的权益,工会就要团结劳工与资方斗智斗力,挑战资方的管理权。例如光电厂资方拒绝发放端午节奖金,工会就自製了龙舟和粽子等道具在公司股东会外抗议。年末工会再接再厉,希望公司发放 1 个月的年终奖金,加上补发 0.5 个月的端午节奖金共 1.5 个月。不过资方态度强硬,以公司亏损为由拒绝。工会认为可以理解公司状况不好,但其他亏损更多的同业也发放了同额的年终奖金,要求资方比照办理并不过分。资方一昧的只想拒绝工会,谈判中缺乏诚意,最后嚣张的脱口说出觉得公司不好可以去别家。科技业过劳暗夜中的火炬—专访电资工会

工会自製龙舟等道具在公司外抗议。

管理模式的革命—企业内民主

林名哲认为与资方谈判的背后,其实是管理观念的冲突。台湾许多资方还是以家父长的心态管理公司,认为我出钱所以我最大,宛若公司的独裁者,反抗者动辄痛骂、惩处或是炒鱿鱼。比较好的顶多坐下来好好说服员工,还是不会採纳员工的意见,本质上和前者没有不同。资方有时并非刻意打压,而是根本不懂劳基法和劳动权力的观念,认为员工就该遵守公司规定,不能接受就不要做。

工会的存在就是为了表达不同的意见,透过各种手段去挑战资方,告诉他们不是什幺都该由资方来决定。工会不只是让资方知道有劳动权益这幺一回事,更要打破资方垄断权力的独裁模式,重新塑造劳资合作并共同决定的管理文化。劳工不是任资方摆布的资产,而是公司的重要利害关係人,应该有参与公司决策的权力。当然这样的观念会给资方很大的冲击,他们会认为「公司是我开的」,自然非常抗拒这种改变。

但改变是未来的趋势,有欧洲国家已经制定相关法律,确保劳工作为公司的利害关係人参与公司决策的机制。例如荷兰除了工会外还有员工委员会,员工委员会对影响员工权益的公司政策有否决权,与员工权益较无关的决策也享有谘询权,能表达劳方的意见。目前台湾相关的制度乏善可陈,只有半调子的劳资会议和工会法,因此只能依靠工会影响公司决策。即使这会带给台湾专横的管理阶层不小的震撼,但年轻一代越来越关心劳动权益,管理模式的改变会是时代的趋势。

旧时代权威式的管理会与年轻世代发生更多的冲突,取而代之的可能会是由管理者和员工共同决策的模式,一种企业内的民主体制。但管理机制要和平过渡很难,老闆怎幺会双手奉上管理权和员工一起商议?唯有以工会的力量作后盾,以罢工等行动作为最后手段,才可能让管理层坐下来和员工平等的沟通,共同塑造劳动环境。企业内民主的观念反过来也是组织工会的推手,提供除了经济诱因以外的动力。工会往往只能以待遇改善或薪水增加吸引会员,但只要钱到手劳工就不想经营工会了。对电资工会来说更是如此,科技业工程师如果想加薪,跳槽比组织工会有用的多,因此企业内民主的理念更为重要。

点燃劳动意识的火把

启发科技业劳工的劳动意识以及推动科技业管理模式的革命,是电资工会长远的目标。秘书长林名哲坦言管理革命的部分还有很长远的路要走,需要成立更多的企业工会,才有机会挑战资方的管理模式。因此要从培养有劳动意识的劳工做起,透过倡导劳工议题和工会组织,培养出更多能够与资方谈判的工会。科技业过劳暗夜中的火炬—专访电资工会

为了接触更多科技业劳工,电资工会也以 TUEEIT 的帐号活跃于 PTT 科技版,宣传劳工活动和讲座,或回应劳工相关问题。

为了催生更多良好运作的企业工会,甚至掀起管理模式的革命,带来企业内民主的新模式,电资工会除了被动因应劳资争议外,也主动出击对外倡议。一方面对政府建言或反对政府的政策,像劳基法修恶电资工会就出席了公听会并投书媒体。另一方面教育科技业劳工,推广劳动议题和工会的重要性。虽然现阶段电资工会的会员不够多,无法直接向个别的资方施压或谈判。不过靠着这几年重大劳工议题时的声援,电资工会在科技业界已有可观的知名度,也吸引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会员,并让更多科技业劳工认识劳动议题。

电资工会能够成立并发展,除了台积电大裁员和 HTC 工程师过劳死两起事件的催生之外,更有着结构面的因素。首先是科技业的投资报酬率不如以往,对劳工而言更是如此。直到 2000 年左右科技业劳工都能获得巨额的股票和分红,因此愿意忍受爆肝的工作环境,以换取财富提早退休。如今科技新贵已经成为传说,换不到钱劳工自然不再那幺愿意忍耐。再加上年轻一辈比较不愿意接受权威式的管理,而不能发表自己的意见。或许现在资方还是习惯军事化管理,但随着时代演进,有的资方也会发现这一套越来越不可行了。科技业荣景不再与新世代看重劳动意识,让电资工会有适合发展的土壤,才能在 2011 年破土而出。科技业过劳暗夜中的火炬—专访电资工会

电资工会也在重大劳动议题时走上街头声援。

林名哲乐观看待电资工会未来的发展,毕竟对劳动意识的重视是新世代的趋势,当务之急是如何将这股力量导向集体行动,成为工会的生力军。他表示接下来电资工会会继续进行个案协助、倡议与辅导成立工会,并想办法扩大影响力。林名哲希望未来能够辅导成立一家运作良好的企业工会作为标竿,向还在观望的人证明工会的力量和成效,说服更多人参与工会。

即使台湾科技业还处在漫长的过劳黑夜里,但电资工会的火把已经照亮了眼前的路,与科技产业的每个人共同走向崭新劳动环境的黎明。